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第三次机遇
  4. 第四章 智困枭雄
设置

第四章 智困枭雄(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但屈指,西风得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

林广宇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眼神深邃而沉远,独不置一词。

袁世凯坐得最远,眼皮低垂,刚抬头来就与林广宇的目光相接,看着皇帝眼睛里射出的寒光,便感觉如针扎般刺痛,一对视便立刻低下头去。

气氛凝重,时间在沉默中流逝,压力在无形中袭来。虽只不过短短几秒,众人却像过了数年一般。

“各位大人,刚才得到噩耗,皇太后凤驭宾天……”

众人心中已经有所明晓,此刻林广宇这么一说,他们便起身离座,发出“呜……”的哀鸣声。不论真哭假哭,哭丧却是必修课,福昌殿里哀声一片……

“请皇上节哀顺变……”张之洞哭完慈禧后,恭恭敬敬地对林广宇说道。

“请皇上节哀顺变!”众人一起劝解。

“朕深夜召众卿前来,主要是为商议善后事宜……”林广宇仿佛在不经意间说起,“本来诏书该用玉玺,情急之下一时拿不到,便请载沣用了摄政王印玺签发。”

众人还没回过味来,只听见“扑通”一声,载沣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摄政王原为先太后嘱臣监国所设。今皇上龙体无恙、春秋鼎盛,自当亲政,何用监国?臣请辞摄政王……”

政治就是政治,特别是皇权间的政治,那是什么亲情都难以抵挡的。林广宇心里明白,却是不住叹息。以身份论,载沣是光绪的亲弟弟,他都害怕到如此地步,可见皇权之腐蚀性。

“载沣,起来吧……”林广宇亲手扶起浑身发抖的摄政王,“朕自有计较,你先勉为其难吧。”

“皇阿哥……”载沣哭哭啼啼,林广宇慰勉地拍拍他的肩膀,“用不着这样。”

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世续突然插嘴道:“奴才恭祝皇上逢凶化吉、龙体康健。”

“臣等祝皇上否极泰来、龙体康健!”众人领悟到了什么,纷纷起座祝贺。

“坐下罢,坐下罢。”林广宇似笑非笑地看着袁世凯,“朕自幼身子骨弱,用了不少药,总算是挺过来了……”

前面说什么袁世凯都是稀里糊涂的,光顾着随声附和了,但一见皇帝话中提起了“药”字,并且一双眼睛还盯着自己,他就浑身冷汗直冒,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透出来,脸上白一阵青一阵,差点落脚不稳,从凳子上跌落下来。

东窗事发否?电光火石间,脑袋里转过无数个念头,一个“药”字,真当是振聋发聩。林广宇虽对袁世凯并无多少恶意,但明显能感觉到所继承的光绪躯壳中那种郁结的仇恨和怒火——那就再发泄些吧,也算是出口气。

当下便戏谑道:“瀛台十年,朕在里面看书写字,休养生息、调理生机,这才捱得到今天,原也是托了袁卿的福……”

什么是诛心之语?这就是诛心之语!袁世凯一听此言,犹如五雷轰顶,身体不由自主地从凳子上滑落下来,跪倒在地上磕头,连称“臣不敢!臣不敢!”

其实无所谓敢不敢,无非是价码够不够大,筹码够不够厚罢了。

张之洞咳嗽一声,站起身子想为袁世凯说两句话,皇帝看见后摆摆手道:“往事如过眼烟云,不提也罢。袁世凯,你起来吧,议正事要紧。”

这话一说,那桐脸上紧绷的神情很明显地也开始松了下来。他虽然姓叶赫那拉,又是镶黄旗的满人,却和袁世凯是儿女亲家。刚才皇帝的字字句句在他耳朵里无异于雷霆风暴,听得人心惊肉跳,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他却没想到,他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情形,已经被林广宇尽收眼底。

朋党!

必须铲除!

那张之洞和鹿传霖呢?这两人却是连襟,如何处置?

林广宇沉思了片刻,想到张之洞年老体弱,按历史进程明年就将过世,于国于民又有功绩,何必为难?鹿传霖年老重听,大丧之后,便致休吧,也让他能多活两年。

主意一定,他将目光投向了张之洞:“张卿为先太后钦点探花,身受隆恩,兼之学问精深,朕便请卿替先太后拟一个谥号,如何?”

人死为大,何况一个重要人物,更要盖棺定论。谥号一节寓意深远,更是马虎不得,点了张之洞的名字一是摆明了他和慈禧的那层关系,另外也有借重他的国学功底之用——袁世凯连个正经功名也没有,说他国学水平一般都已经是抬举他;载沣、世续都是满人,对国学的造诣也不深;鹿传霖老糊涂,懒得和他计较;那桐虽然是大学士,号称“晚清旗人三才子”但在林广宇心目中也及不上正儿八经的钦点探花张之洞,张南皮。

张之洞却推托:“先太后功德巍巍,臣不敢妄加臧否……”

“无妨,卿直言即可。”

即无妨,那张之洞便捻着白须,开始沉思起来,少顷便有了结果:“臣拟为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配天兴圣显皇后,请皇上训示。”一共25个字,不仅大大超过了清代皇后一般只有19字谥号的传统,而且还获得了“配天兴圣”这样的溢美之词。

端的是老谋深算!林广宇心中暗暗感慨。这25字中,从“慈禧”开始的一共16字全是同治光绪两朝给慈禧上的徽号,孝钦是清代皇后谥号的惯例,“显皇后”则是因为咸丰帝是“显皇帝”,张南皮原封不动地就搬了过来,这老头的记忆力咋就这么好?唯一让他加的就是“配天兴圣”,虽然这个超常规谥号林广宇认为并不配慈禧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不过既然作为“孝子”,有些还是“自己”上的徽号,不便反驳,也不能反驳。张南皮说是请皇上训示,其实只能接受,何能训示呢?

“诸卿有何异议?”

“臣等附议。”

“那便依此议为先太后上尊谥。”面对掌权合法性的第一个考验,林广宇心道:是非得失自在人心,谥号加得再好又有何补益?就按张南皮的意见办。

“皇上英明!”众人随声附和,总算又过了一个难关。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