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第三次机遇
  4. 第九章 先易后难
设置

第九章 先易后难(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历历数,西州更点。

……

出了载洵的府邸,王商冷笑一声,熟门熟路地来到了金鱼胡同的那桐府。

“那中堂,听说您好古,咱家给您带了个东西过目。”

什么?那桐看后目瞪口呆。哪里是什么古物,分明是岑春煊参劾他与载洵两人下去招摇撞骗,浪费公帑,度支部拨了2万两银子的查办费,两人一分钱没花,只下去装模作样地转了一圈便算了结,非但复奏的折子敷衍了事,便是那笔查办费也揣入了私人口袋……

也不知哪个龟儿子造的谣?那桐愤愤不平:载洵明明才给了我5000两,哪有2万两之数,难道载洵多吞了1万两?想是这么想,终究比载洵要沉得住气:“王公公,劳烦您大驾……只是这东西不像是古物,倒像是伪造的赝品。”

“赝品?”王商笑吟吟道,“咱家是个没眼力的,不过听说泽公爷也好古,不如请他一同来鉴赏一番?”

载泽?那桐恨得牙痒痒,偏又不能发作,转瞬间又想到,载泽与载洵交情不错,他该不会做拔出萝卜带出泥的笨事吧?

“只怕泽公爷这会已经歇着来不了。”

“来不来咱家说不准,不过泽公爷看古物的本事咱家晓得,必定往低里说,300年的东西他吃不准,说成100年便保险了。”

被王商这么一提醒,那桐清醒过来了:万一载泽一口咬定只通过载洵给了自己5000两却又如何辩解?――既没有开罪载洵,又恶心了自己。5000两的数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让岑春煊揪住猛打也不是个事情,皇帝这阵子正为北洋的财政大发雷霆,可千万别火上浇油了。

想通了此节,他笑着道:“既然王公公这么说,我便信了,出2万两银子如何?”

“那中堂是个痛快人,成交。”

王商收了银票却没有把折子交出去的意思,反说:“那中堂,这东西万一真是赝品咱们还得有个说法,我看就找泽公爷要个质押,万一是假,您也不至于鸡飞蛋打。”

“怎么个质押法?”

“赶明儿您给皇上参一本,就说有人出2万两银子让你出个诬告的复奏,您没答应,为了不让对方起疑便先收下了,后来么……”王商诡秘地一笑,“至于某某某,咱家就不提醒了,中堂心里必定跟明镜似的。”

“那劳烦您稍候,我这便拟折子。”高明!那桐转过身去竖起了大拇指。

养心殿里,皇帝和岑春煊正在说笑:“这驱虎吞狼之计也不知行得通否?”

“皇上勿忧……”正说着,王商回来了。

“禀皇上,事儿都办成了。”王商掏出三张银票,一张存单,一共12万两。

“还是岑卿的折子值钱,两封便是12万两,禁卫军下个月的皇饷有着落了。”

岑春煊笑了:“要是认真查办,休说下个月,便是今后3年的皇饷都没问题。”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