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第三次机遇
  4. 第七十九章 逃之夭夭
设置

第七十九章 逃之夭夭(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朱尔典严词斥责的电报,领事和董事陷入了沉思,一般的静寂。

“阴谋”二字逐渐在他们的脑海中浮现起来:谁绑架了麦边?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提出赎金要求?天下居然还有不要赎金的绑匪?革命党?那真是个笑话,还有如此胆大包天的革命党?消息是谁放出去的?清廷那些昏庸的官吏是怎么知道兰格志公司底细的?公司账簿究竟是怎样落在中国人手里的?

一连串问题汇聚成一个硕大的问号在他们脑海中盘旋,而其答案仿佛隐隐约约在手,又仿佛怎么也抓不住。

巡捕房已全部调动起来了,差点就没把租界翻个底朝天,可哪里找得到一丝绑匪的影子呢?至于那个夜宵老头,更宛若空气一般人间蒸发。虽然已经向别的租界、华界提出了协助盘查的要求,他们也确实答应了这些要求。但明显看得出来,敷衍的成分居多,等着看笑话的成分居多,何曾有一点着急上心的姿态?

各国都心照不宣地想看大英帝国在上海出丑的下场,领事恨得要死,却又束手无策。

薰事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列颠人,毕竟是在强手如林、尔虞我诈的商场中摸爬滚打过的,既然破案一时间不可能,那便只能依靠逻辑推理了。

好在大英帝国还有夏洛克•福尔摩斯侦探这样的榜样可以参照,薰事先生平素最喜欢的书籍便是柯南•道尔地侦探小说。他决定照猫画虎,从逻辑地角度来做一分析——谁能从中得利。谁便有作案的动机。亦有作案的嫌疑。

谁能从中得利呢?

——显而易见应该是绑匪,可直到今天绑匪还没有送来勒索地帖子,天下居然有不要钱、只要命的绑匪么?

——显然不是麦边。他已经成功地售空了所有股票。聚敛起大笔财富且都还存在汇丰银行里没有转移,除非他的脑子一夜间换成了猪脑,他们决不相信这是麦边自编自导的戏剧。

——也不像是兰格志公司现在的负责人、正元钱庄的大掌柜。如果他发现了其中地蹊跷,他大可不必声张,只需悄悄将手中股票脱手转卖便能避免损失,甚至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溢价。哪会像现在这般失魂落魄一落千丈;

——也不会是司机。如果真是这个倒霉的家伙,他就不必再回来报案,更不必受现在的劳役和盘查之苦,况且巡捕房已经报告,司机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社会关系与经济交往。

两人合计了一番,也不像是自己或对方,任谁都知道这么做只有麻烦没有收益。

排查来排查去,居然找不到可以从中受益之人。两人百思不得其解——这真是个惊天的阴谋。只是,他们却从不去思考他们与兰格志公司一起售卖徒有虚名的橡皮股票本身就是最大的阴谋。

郊外那处僻静地屋子里,麦边已经渡过半个月的囚禁生活。整整半个多月了,他一直盼望着有人来救自己。每天都是满怀希望地等待,可终归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令人奇怪的是。这些绑匪似乎也不着急,他们悠闲地看管着他,然后在其面前旁若无人地聊天。

“大哥这么做真不值,他一个堂堂的留洋大学生,要不是为了闹革命,早就做大官了,居然还有人这么排挤他。”

“文六头,你多嘴些什么?要是让大哥听见,回来非得责骂我们。”

“我就是气不过。咱们大哥这么有本事地人,凭什么给他孙大炮打下手?他孙大炮除了吹牛有什么本事?”

“来来来,别发牢骚了,咱们喝酒,喝酒。你瞧,我还特意整了花生米。”

“那感情好。”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划拳猜令,浑然不把一旁的麦边放在心上。

“哥俩好呀!“

“五魁首啊!“

……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