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第三次机遇
  4. 第八十九章 最后摊牌
设置

第八十九章 最后摊牌(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直隶的夜空,寂静且深邃,唯有点点繁星挂在苍穹之想。已是深秋之际,朔风时不时掠过,吹在人身上遍体寒意。

虽然这一带地头还算太平,但若是寻常夜晚,百姓早已归宅,道上定然空无一人,但今夜却不同,道上到处随处可见手执火把的年轻禁卫军官兵,倘若站在高岗上瞭望下去,会发现三条逶迤并行的火龙正顺着大道蜿蜒前进,局势蔚为壮观。

原本以为这次只是一场寻常的野外拉练,哪知道捱到傍晚光景,刚刚用过晚饭之际,带队的军官忽地全部被召集起来训话。良弼一脸正色地指出:此次拉练的真正目的地竟然是15里以外的毅军驻地在于解除近3000人的武装。军官们满脸惊愕,但随即全军集合,命令快就传达了下去。

虽然官兵们并不明白为什么事态会发生到这一步,但军人素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何况是皇帝陛下的禁卫军,休说解除区区数千毅军的武装,前面便是刀山火海也要毫无畏惧地冲上去。接着黑夜,禁卫军开始奔袭。

仿佛有意多考验禁卫军一番似的,历来在这个季节不太江水的老天居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滴,行军视野一片模糊,道路也开始泥泞起来。好在孙传芳的先遣侦察工作做得极好,每一个重要的分岔路口都事先安排了一人指示目标,在核对口令无误后,身着蓑衣、早已等待多时的侦察兵便会给部队指明方向。3排成纵队的火龙。向毅军驻地杀去。

驻地附近地酒楼里早已高朋满座、***辉煌。由于宣抚使王英楷今夜将宴请毅军主要军官。整个酒楼已全被包了下来用于接待,再加当地士绅和商界名流,酒楼满满当当地摆了10几桌。让酒家忙得不亦乐乎,临时征调了大批人手,饶是如此,举行晚宴地时间还比以往推迟了近半个时辰,但众人忙于寒暄,谁都没有计较这片刻时候。再说了,今夜的正主——王英楷王侍郎还没有出场呢。

“王大人到!”随着一声威严的喝声,身着戎装、满面春风地王英楷走了过来。人群纷纷起立,自发用掌声表示欢迎,倒像关系错位,当地为其接风洗尘一般。

王英楷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上座处,双手微微往下摆,笑容可掬地说道:“这次宣抚毅军之事如期完成。全仰仗了张军门、各位弟兄和各界父老,王某感激不尽,今日略备薄酒,诚表谢意。”

“哪里。哪里。”

“不敢,不敢。”

“王大人折杀我等!”

谦虚的声音此起彼伏。到处都是谄媚的笑容。

“王某先敬各位一杯。”王英楷率先端起酒杯,其余各桌之人纷纷举起手中的酒杯。

张勋的位置正在王英楷左手边,而王英楷右手边则是直隶陪同官员和当地地头面人物,毅军二号人物米振动标与之隔着好几个位置。张勋抬眼扫去,正与米目光相接,他看了几眼,眼神说不出的复杂,再扫视了周边的人群——很好,除了刘迷糊推说身体不适不能前来外,其余该来的都在别桌就座了,他的心态完全放松下来,想到等会对方的下场,轻蔑地一笑,手却举起酒杯朝对方示意,言下之意仿佛再说:“咱们干一杯?”

米振标此时也正上下打量着张勋,眼看对方心腹一个不拉全部出席时,他也放宽了心,笑吟吟地扬起了眉头,同样高举酒杯,对着张勋大笑——这恐怕是你最后一次笑得这么欢吧。

“请诸位满饮此杯。”

“干!”

“干!”

酒花四溅,张勋也好、米振标也好,都扬起头一饮而尽,然后还示威似地将自己杯底向着对方亮相。

张、米二人的眉来眼去王英楷早已尽收眼底,见状后不动声色地哈哈大笑:“诸位随意,随意。”

于是,全然一扫中午的郁闷与压抑,众人不分阵营,不论派别,尽皆开怀畅饮。直隶方面陪同前来地官员原本为晚宴捏着一把汗,生怕张勋和米振标两人借机互相掐起来,现在一看气氛如此“和睦”,悬着的大石头也落了地。张、米两派人马因为各怀心思,在面上反而故作放松,一团和气。对毅军矛盾素有耳闻的当地头面人物没有出席午宴,想当然地以为今日因国防部要员在场而两方各自收敛,却也没有再往别处想。

整个酒楼沉浸在一片友好的气氛中……

几乎与此同时,,军械长正和属从数人在军械库里喝着小酒,军械查点原本是他最担心之事,脑筋里一根弦绷得极紧,王英楷等人来之前他下了好一番功夫进行粉饰,现在既然轻松通过,自然也要彼此逍遥一番,只是张勋有令,今夜不能擅离职守,他才和众人在库中乐和。

按一般规矩,为安全起见,军中枪械除执勤岗哨、军官及其勤、卫兵可持械外,一律要求入库上锁,以防万一。张勋执掌毅军后为防有人对他不利,这一条尤其把握得紧。不仅军械官换成心腹人手担任,就是警卫也经常加派双岗甚至四岗。但军械官地神经既然已松弛下来,加派岗哨亦成为不必要之举,戒备也松懈了许多。

三杯落肚,酒到正酣处,几人的话语也不觉多了起来。

“大哥,今天军门给宣抚使大人包了什么宝贝?”

“你想知道?”军械官粗着舌头,大口吐着酒气,“我告诉你,那可是价值连城地好宝贝,从前老佛爷赏给张

。“

“啊?这么好的东西都舍得送出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王大人这么够意思,军门能不赶着上心么?”

“……也是。这次宣抚我差点以为米振标他们要整出点事情来给军门难堪。那曾料到一个屁都不敢放,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正得意间。门口响起了纷至杳来的脚步声,刘迷糊带着几人大剌剌地闯了进来。

“好呀……你们干得好勾当。”

“刘迷糊?”军械官大惑不解,“你不是赴宴去了么,怎么……”

“老子身体不爽利。”

“不爽利?”瞧眼前人生龙活虎的模样,哪有半点不爽利地情形?军械官正思索间,对面地刘迷糊已经掏出了手枪。大吼道,“老子心里不爽!”

一见黑洞洞的枪口亮了出来,众人情知不好。虽然已喝了几杯,但毕竟还没有喝高,条件反射地去找自己的武器。哪知刘迷糊身后地随从眼疾手快,上去两人一个,饿虎扑食般地将喝酒的几个抓住,随即又掏出麻绳捆绑起来。。

“刘迷糊。你想干什么?擅动军械是要杀头的。”军械官急了,眼下被人擒住手脚,一时动弹不得,挣扎着大喊起来。

“擅动?张勋那老贼早不知道动了多少回。还拿杀头来吓唬我们?动手!”刘迷糊满不在乎地一挥手,宛若神兵天将一般。从他身后涌进来几百号人,从军械库操了军械就走,直奔军械而去,看来门口的岗哨早被他干掉了。

“完了。”军械官哀叹一声,擅动军械决然没有好下场,连带着军械官也是九死一生,他苦苦哀求道,“刘大哥,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真的是要杀头的呀!”

一边看着手下搬弄军械,刘迷糊一边得意地笑道:“老子知道要杀头,但今天就是杀头也要动上一回。操他娘地张勋,把老子整得这么苦,还有脸说无冤无仇?”

“刘大哥,冤有头债有主,那也是你们和军门的恩怨,和我无关啊,无关呐!”杀他的狗头。“

“本来和你确实无关,不过既然说到要杀头,只能借你人头一用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