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第三次机遇
  4. 第二十八章 体察圣意
设置

第二十八章 体察圣意(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沣如此体察圣意,真的是灵光一闪开窍了么?非也,个好媳妇。

妇人自古八卦,对于皇家的八卦尤其感兴趣,在听到有关陈家姐妹的事情之后,瓜尔佳氏就开始上心了。原本按载沣的性格,他对皇帝娶汉女是颇不以为然的,虽然嘴上未必会说,但心里嘀咕几声却是免不了的,在自家福晋面前多言几句也极有可能。

但他刚刚把牢骚话说出来,就被瓜尔佳氏瞪起眼睛骂了回去。

“这是皇上的家事,你多什么心?皇后新丧、皇帝寂寥,找个妃子有什么错?咱大清这么多王爷国公,哪个不是福晋、侧福晋一堆,偏皇上就该只有一后二妃?现在珍主子和皇后主子都逝了,宫里头只有一个瑾妃,而且皇上还不大待见他。别说现在皇上有意,哪怕一时无心,咱也得帮衬着办,这既是做臣子的孝心也是做弟弟的关心……”

“可那人是汉女……”

没等载沣说完,瓜尔佳氏劈头就打断了:“汉女?汉女怎么了?普天之下某非王土,汉女就不是人了?就不是咱大清的子民了?就不能成为皇上的妃子?老佛爷7年前就废了满汉不能通婚的规矩,怎么到现在还执拗?”

由于瓜尔佳氏一贯的精明能干,载沣虽然不惧内,但对她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特别是在一番疾言厉色的言语之后,更是百依百顺了:“那咱……咱们这么办?”

“王爷!”瓜尔佳氏笑了,“皇上要纳汉妃。礼亲王这批老头子肯定要出言反对。你若是站在皇上一边帮腔,皇上明面上不会怎么说,但心底肯定是感激的。你还应该去找老六、老七和泽国公。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将来还想大展身手,眼下这一步便不能走错。不行你看肃王爷,他决计不会明着说赞同,但绝不会反对。”

载沣想了半天:“说服老六、老七倒是不难,都是自家兄弟。再怎么说也是咱们皇阿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泽公?恐怕?……”

“依妾身看,泽公比六爷、七爷还要容易说服。”

“为什么?”

“泽公盯着肃王爷的位置呢。”瓜尔佳氏似笑非笑,“依照目前地体制,皇族最多能做到内阁协理大臣,也就是肃王爷地位置。眼下内阁这般模样,泽公手握重权,他难道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然。倒老庆的时候他为什么这么上心——他和老庆又没有梁子。”

“高明!”载沣心里忽地明白了,当下也会心地笑了起来。

载沣虽然主意不多,但有一个好处,在媳妇面前绝对虚心。也不藏着掖着,他说道:“怎么你就不为我考虑考虑?肃王爷比我大了两轮。你怎么不给咱们自家设想设想?”

“咱们?”瓜尔佳氏愣了,随即上下打量了载沣几眼,仿佛不认识地说道,“王爷怎么转性了,妾身瞧着您不像这样的人啊……”

载沣地脸憋得通红,这可是被自家福晋给看扁了,但他没发火,只诺诺地说:“怎么偏我不可以?”

“王爷,我说句公道话您不要往心里去,这位置给您不难,难得是您能做得像。”瓜尔佳氏似笑非笑地说,“知夫莫如妻,王爷心里有什么算盘妾身哪能不知道?您不过就是要的那个名、那个风光罢了,真要给你这样的地位和权力让您担当起来,恐怕天天都要叫苦。你想想——京城当时抓革命党那会,肃王爷两天两夜没合眼,最后才把汪精卫给逮着了,这份苦,难呐……”

还真是“知夫莫如妻”,瓜尔佳氏这一番话说得载沣哑口无言,他还真是这样的人:喜欢风光,但讨厌辛劳;若是让他为权力劳苦终日,他宁可当个闲散王爷——他没野心是出了名的否则慈禧怎么会挑选他作为摄政王呢?

说了一大圈,瓜尔佳氏把载沣说服了之后,又神神秘秘地讲道:“王爷,刚才和您说得那一圈全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地——咱为什么要千方百计赞同皇上娶汉女的原因,妾身还没说呢。”

这可彻底把载沣绕晕了,怎么着你说了一大圈,最要紧的没说啊。

“王爷,您说,现在是皇上掌权,那皇上百年之后谁掌权?”

“自然是皇子。”

“现在有么?”

“没有。”载眼前一亮,一拍额头仿佛想到了什么,但随即神情又黯淡下来,“你凭什么断定那汉女能给皇上孕下皇子?”

“这个妾身没把握,但有两条是注定了的:第一,皇后大行而且只留下公主一人,这一脉是出不了皇子了;第二,瑾妃虽然在宫中,但瞅着皇上与她的模样,恐怕也出不了皇子。”瓜尔佳氏胸有成竹地道来,“如果要有皇子,肯定得是后立的嫔妃。”

“是又如何?”

“王爷健忘。”

“我忘什么了?”载沣满脸疑云。

“忘记了咱们阿玛,忘记了咱醇王一系是怎么发达起来的。”

咱们阿玛?不就是老醇王奕譞么?咱阿玛不就是靠着辛酉政变诛杀肃顺他们开始发达的么……

唉呦!辛酉年地旧事,载沣忽地想到了。

“王爷,辛酉年的旧事你难道忘记了么?肃顺等顾命八大臣可是咸丰爷钦选的,结果如何?两宫翻云覆雨,三亲王效劳,你再是顾命大臣又如何?”

一席话说的载沣额头冷汗直冒。

权力斗争自古就是宫廷恒古不变地法则,在皇朝体系中的人物,无论愿意与否,都不能置之度外。

瓜尔佳氏接下来地话就比较露骨了:“不要看皇上现在对咱家如何,关键还要看皇上百年之后对咱家如何!如果天道深远,皇子年长继位。醇王系的几位皇叔倒也能够有个善终。若是意外,皇子年幼嗣位,太后必然秉政。那时风险就高了——说不定有人为了一搏功名富贵而铤而走险。”

“是是!”载沣连只言片语都不敢反驳,老醇亲王不就靠着辛酉年那一刀而发迹,一跃而入中枢地么!没有那一刀,没有醇亲王这个世袭罔替地帽子,没有光绪帝的位子,也没有载沣去年摄政王的顶子。可反过来想。若过了十几年有人也想来这样一刀,这后果……

“皇上强势,即便有人反对,这汉女多半还是要纳地。如果有幸,这女子将来成了太后,必对今日阻挠其入宫之人恨之入骨,到时候大权在握,要杀要剐就得由她说了。您是王爷不假,可太后要杀王爷难道不是举手之劳?即便此女做不了太后,只要得了皇上宠幸,枕边风多吹几次。其他人日子一样难过,何苦恶她?”

“是是!”

“所以妾身琢磨着。皇上纳汉妃的事体王爷该头一个赞同并且还要巴结一番……万一的万一这个汉妃将来

的料,咱们也没有损失!”

“对!”

“还有,听说唐绍仪也要娶姐妹其中之一?”

“是,据说还是皇上硬指定的,唐少川闷闷不乐了半天。”

瓜尔佳氏掩嘴偷笑:“咱们王爷真是个诚实人!”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