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沐荣华
  4. 尾声 荣华
设置

尾声 荣华(1 / 2)


最新网址:www.wx.l</p>开宝二十四年,六月初二,皇帝宾天。

太子沐瑛继承大统,给皇帝上了谥号“穆”。这一年依旧沿用开宝的年号,拟定明年为“祺康”元年。册封嫡配吴氏为皇后。先帝新丧,定于明年皇后的生辰再举行册封大典。

虽然没有举行大典,但是按制,命妇都得入宫向皇后朝贺。

荣筝也得依礼大妆起来,准备进宫向新皇后朝贺。

梅芬将一个一个大红漆刻花的捧盒拿了进来,打开了盒子给荣筝看。

~bsp;盒子里装了几件荣筝点名要的珠宝首饰。有点翠大花、汉玉雕花的噤步、白沉香的手串、猫眼石的项链。这些都不是稀世之物,但是送这些却是最保险的。

每一样荣筝都拿来细细的看过,将礼单对比,确认无误后,她让梅芬合上了盖子。

荣筝进了宫,皇后的寝宫已经从以前的承乾宫搬到了坤宁宫。新皇后在坤宁宫的前殿接受了命妇们的叩拜朝贺。

宫中琐事,很是繁杂,不能一一叙述。

荣筝抽空的时候去了一趟玉明殿。

荣筠如今已是玉明殿的主位了,以前的那位庆妃在两年前已经去世,而荣筠又因生育了九公主,她的份位也从以前的才人进到了贵人。在荣筝的提早干预下,九公主并没有如前世一般的早夭,幸运的长到了现在,看上去还十分的健康。

荣筝救了九公主一命,这让荣筠对荣筝充满了感激,所以在听说荣筠来看她时,她激动万分,拉着女儿从宴息室里就迎了出来。

“三妹妹,你来了!”

荣筝向荣筠福了福身子行礼。

荣筠一把拉住她,说道:“快别这样,自家姐妹相见何须多礼。”

荣筝又笑着向九公主问了好,九公主还未满七岁,长得很是可爱,有几分像荣筠。

“妹妹是来向新皇后朝贺的吧?”

荣筝笑道:“是啊,在坤宁宫坐了一会儿,又惦记着娘娘,所以抽身来看望您和公主。”

荣筠素衣素服,这是在替先皇守制的缘故。

“她们说要我搬到寿康宫一带去住。可是我不大想去,在这里呆了十来年了,我舍不得离开这里。”荣筠看看屋子里的陈设,她对这里早就充满了感情。

寿康宫一带是老太后,老太妃们住的地方,离佛殿近。反正她们这些前朝妃嫔,这一辈子都与青灯古佛相伴了。

荣筝能体会荣筠,含笑着说:“就和当初要离开汴梁一样,都是一样的心情。”

九公主仰面问道:“三姨母,怎么没有看见沅姐姐来呢?”

荣筝弯着身子,含笑着说:“公主,你姐姐今天没和我出来。改天我再带她来给公主请安。”

荣筝坐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坤宁宫的一个女官来了,要请荣筝过去。荣筝只好告辞道:“娘娘,公主,你们多保重!回头我再进宫给你们请安。”

荣筠点头微笑道:“皇后叫你呢,快去吧。别误了正事。”

新帝登基,总少不了事。沐瑄回家的时候已经入更了。

靠墙角的烛台点着数枝蜡烛,将整间屋子都照得亮堂堂的。沐瑄没有看见荣筝的身影,见隔壁的屋子也亮着烛火,自顾的揭了帘子走了进来。

沐瑄见荣筝坐在灯下,一手托腮,望着烛火发怔。也不知在想什么,十分的入迷,以至于沐瑄都走到跟前了她还没有发觉。

沐瑄轻轻的蒙上了荣筝的眼睛。

荣筝将沐瑄的手掰开,站了起来,努力的扯出一丝微笑来,道:“今天回来得也挺晚的。”

“这是没办法的事,最近都忙。等忙过了这一阵子,皇上说准我一段时间休息。已经打算好了,趁着这阵功夫,带你和孩子们回一趟汴梁。”

荣筝低头说:“好啊,说来也有许久没有回去了。”

沐瑄捧着荣筝的脸,借着温暖的烛光,仔细的凝视着她的脸,这张脸他永远也看不够,含笑着说:“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唔,什么好消息?”“皇上说要赏赐我一个爵位?”

“什么爵位?”荣筝有些诧异。

沐瑄含笑着说:“你猜猜看。”

“侯爵?”

沐瑄摇头。

“辅国公?”

沐瑄依旧摇头。

“那是镇国公?”

沐瑄含笑着道:“不是。”

“那剩下的……”

“是个郡王。王号已经拟好了,就等下旨宣封。可能就这几天了。”

荣筝十分惊异的望着沐瑄。这怎么可能,怎么突然就会被封郡王呢?沐瑄虽然也是宗室,但他不是世子,已经失去了继承爵位的资格。虽然在军营里呆了几年,也立过一些战功,可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这几年里他都是亲卫军的统领,要说功绩的话就是替太子铲除了吴王,突然就被重用了一时还没缓过来。不过联系白天皇后和她说的话,荣筝也不觉得那么惊异了。

“今天皇后私下召见了我,和我说了几句话。”

“嗯,皇后说了什么?”

荣筝的声音越发的低沉了,说道:“皇后的意思,是想收我们沅姐儿做养女。”

这下吃惊的换成了沐瑄,他半天没回过神来,惊诧道:“你怎么回的话?”

“皇后的旨意难道我还能违抗不成,不过我也没立刻答应下来,说要回来和你商量。君华,你说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很明显吗?皇后养的几个孩子都是儿子,没有女儿。皇上也就一个女儿,才半岁大。皇上需要公主。”

荣筝含泪道:“怎么就看上了沅姐儿?公主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我可舍不得让沅姐儿离开我,她还那么小。”

“如今四海归顺,天下太平。和亲的事是少之又少。不过沅姐儿真成了公主,将来她的婚姻就由不得我们做主了。”

荣筝一阵阵的心疼。这些年,她和沐瑄言合意顺,恩爱有加。到如今她养了一共三个孩子,而女儿也就沅姐儿一个。沅姐儿小时候淘气,可现在越大越乖顺,她宝贝似的疼着。不想让沅姐儿养在宫中。

八月十五,册封的诏书就下来了。赐予沐瑄为“西平”王。子孙非战功,降一级承袭。不就藩。这在大夏上百年的历史中,不算是特例。同时也有一道皇后的懿旨,收养沐瑄长女为养女,等待指婚后再上公主的封号。同时旨意上又说西平王妃逢五便要将沅姐儿带进宫中,让她在坤宁宫陪伴皇后左右。寻常日子,在西平王府住。

荣筝听到后面时,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幸好皇后还是让女儿大多数的时间陪在她的身旁。

沐瑄被封郡王,一时成为了朝廷的新贵,前来道贺的王公贵族不在少数,而荣筝也被家里的上下尊称为“王妃”,突如其来的新身份让她颇有些不适应。

为此皇帝还特意给沐瑄划拨了一块地,用以修建府邸,同时还赏了千顷良田。

沐瑄这一辈子终于可以从豫王长子的背景下走出来了,他总算靠着自己的能力闯出了一片天地,有了自己的功业和地位。

过完了中秋,万事平定。沐瑄便携了荣筝进宫向皇帝请旨,打算回汴梁去一趟。

皇帝没有二话。皇后只是舍不得沅姐儿,和荣筝道:“把公主留在我这里吧。”

沅姐儿早就想回汴梁去看看了,听了这话有些泪汪汪的。荣筝见女儿如此,只好道:“皇后娘娘,臣妾还是想把沅姐儿带回汴梁去一趟。她姑姑早就念叨着她,十分的想见她一面。等从汴梁回来再让她来坤宁宫小住几日。”

皇后轻轻的抚摸着沅姐儿的头发,有些不舍道:“好吧,想来郡主也念叨侄女。回来一定要来这里小住几日。”

沅姐儿福礼应了是。

皇后越看越爱,夸赞道:“王公贵族里的小姑娘我见过不少,唯独沅姐儿长得最标致。怎能让人不喜欢呢。”

沅姐儿喜孜孜的答道:“多谢娘娘赞美。”

皇后从身后拿出个锦匣来,说道:“这是我给郡主准备的礼物,见了她替我问声好。要是身子没有大碍,让她上京来,说宁悫公主还想着她了。”

“是,臣妾一定会把皇后的旨意转达给她。”

一切齐备,沐瑄定了八月二十一的日子起程。荣筝带了儿女们一同前往已经阔别多日的汴梁。

从北往南,路上原本要经过半个来月的光景。好在一路顺风顺水,晓行夜宿,倒还相安。雇的车马都快,所以从京城到汴梁只用了十二天就到了。

虽然在出发前沐瑄就派人给栖霞山庄写了信,但是他们提早了几日到家,还是让端惠郡主有些措手不及。

她看见了沐瑄一家子,很是喜出望外。

“我还说你们要过两天才到,没想到竟然提前了。一路上大大小小的,也不容易吧。”

荣筝怀里抱着刚满一岁半的幼子朗哥儿,沐瑄牵着七岁的良哥儿。沅姐儿见着了她姑姑挣脱了丫鬟的手,撒着腿儿就朝端惠跑了过来。

“姑姑!姑姑!我可想您了,您怎么就不来看我呢?”

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在开宝二十二年的冬天,转眼已经快两年没有见了。端惠本来就喜欢小孩子,见沅姐儿还是和她这样亲密,眼中早已经泛了泪花。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