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网
  1. 新鲜中文网
  2. 历史军事
  3. 美人娇悍
  4. 尾声
设置

尾声(1 / 2)


最新网址:www.wx.l</p>永安二年,正月二十一。

掌珠一直在打呵欠,一个接连一个。可是不仅她打呵欠还影响到了旁边人。孟大奶奶和杜云英也跟着打了两个呵欠。

孟大奶奶捂着嘴说:“听人说呵欠会传染人,没想到是真的。掌珠,你昨晚没有睡好吗?”

掌珠点点头,云英立马附和道:“我出嫁前一天也睡不好,一晚上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脑子里嗡嗡响,心里就一直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其实更多的还是担忧。傅姐姐也是这样么?”

掌珠道:“或许是吧。”回想起元嘉九年的那个正月,她刚睁眼就身穿红嫁衣,而且还是个走投无路被迫寻死的新娘,那时候的她对于未来两眼迷茫,只知道要好好的活下去,活着进京为谢家报仇。

没想到就已经五年过去了,回头来看五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的功夫。她也成功的把自己熬成了二十岁的老姑娘。

大仇得报,但是所欠的恩情她却并没有偿还清,从今往后她会和他并肩携手的走下去,这一生再也不会迷茫。

喜娘替她梳理好了头发,还戴上了一个黑丝特髻,又往上加花树、翠片。特髻有些沉,才戴上不久就觉得脖子被压得有些酸。喜娘替她收拾齐整,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妆容,最后满意的点头说:“新娘子真好看。”

孟大奶奶和云英也笑赞:“是真的好看。”

掌珠伸手将奁匣内静静的躺着的一朵堆纱花拾起插在了鬓间。那是朵红色的山茶花,有酒杯大小,在她的发间安静的绽放着格外的鲜艳。

有一个仆妇匆匆赶来和孟大奶奶说:“大奶奶,前面二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孟大奶奶听说便轻轻的拍拍掌珠的肩膀和她说:“妹妹别担心。”接着又让云英好好的陪伴掌珠。

掌珠看着铜镜中模糊的身影,她仿佛又想起了第一次看见这张脸时的心情,五年了,这张脸也早就习惯了。谢若仪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过去,她也完成了作为谢若仪的使命,从今往后她只用做好傅掌珠就好。

看着看着,又打了一个哈欠。云英见状连忙建议:“距离吉时还早,傅姐姐不如先去小憩一会儿,我帮您瞧着时辰,等到时候再叫您?”

掌珠无奈的说:“头上戴这么重的东西怎么睡,算了吧,我还是起身来走走,睡意一会儿就没了。”

申正时分,只听得喜乐传来,唢呐扯着高昂的气势吹奏着极欢快吉祥的声音。声音渐渐的近了,云英赶紧将搭在衣架上的盖巾取来与掌珠蒙上,大红的盖巾四周镶着金黄色的流苏,绣着龙凤呈祥寓意吉祥的图案。

云英在掌珠耳边低语了两句,这两句话顿时让掌珠紧张起来,云英捂了嘴硬没有笑出声。

她看不清跟前的人,但直到有人拉了她的手,指引着她跟着前面的步伐。那是一只宽阔有力又极温暖的手,明明不是个武将指腹却有薄薄的茧,握着她的手力量恰到好处,让她倍感放心,只要跟着他,仿佛就再不用担心害怕。

掌珠拜别了外祖母,给舅舅、舅母们行过大礼,又和兄妹们道了别,当鞭炮响起的时候,她被人背在了背上,接着轻轻的将她塞进了花轿里。有人在她耳边轻声说:“傅妹妹,愿你幸福。”

掌珠虽然紧张但还是没有忘记说谢谢。

被她的是三哥,想当初他们兄弟姐妹间打闹的时候,七哥还曾说过等她当新娘的时候要亲自背她上花轿,七哥不在了,杜家三哥哥背她上轿,她也很高兴。

那一次外孙女出嫁杜老夫人也没亲眼看见过,幸好这一次赶上了,杜老夫人眼圈一湿,拿着帕子擦了擦将眼泪又给逼了回去。

孟大奶奶见状忍不住和杜老夫人低语了几句,杜老夫人又笑骂道:“你倒是个乖觉的。”

楚元贞骑上了那匹挂了红彩的枣色大马,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装饰一新的大红花轿,他的新娘此刻就在轿子里乖乖的坐着,楚元贞此刻的心里犹如吃了蜜一般的甜蜜。那一年花正红,青春正好,他不过偶然的驻足,那个女子的倩影就已经深深的铭刻在他的心底。曾以为这一生两人再无缘分,也曾以为隔着生死,他再也无法对她说出心中掩藏的爱恋,可她又回来了,带着几分清冷,带着满心的愁苦和层层的伪装又回来了。能得到如此佳人他三生有幸。

这条路彼此都走得太过于艰辛,但楚元贞知道,只要她在自己身旁,他永远都不会迷失方向。

掌珠累了,尤其是头上的冠子压得她脖子无比的酸疼,她真想躺下来好好的睡一觉。

头上的帕子被人挑了去,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正呆呆的望着她。掌珠被这样的盯着有些无所适从,尴尬的笑了笑:“才隔了多久没见您都不认识我呢?”

楚元贞眼中流露出惊艳的神情来,他莞尔道:“只是没有见过如此盛装的你。”

“看着好看吗?”

楚元贞不假思索的点头:“当然好看,我的新娘子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此刻的楚元贞恨不得将所有的赞美之词都安在掌珠的身上。

掌珠指了指头顶上的冠子说:“您能帮我取下来吗,实在是太沉了。”

“这个没问问题。”楚元贞说着便站了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替掌珠取下了凤冠,尽量让那些花树、翠片之类的妆饰别刮着掌珠的发丝。

沉重的东西被取下之后果然感觉到一身轻松。

她抬头看向了楚元贞,楚元贞高大的身影罩着她。屋内喜烛正在炽烈的燃烧着,让这间新房亮堂堂的,她看着自己的新郎忍不住面带微笑,随即伸手来揽住了新郎。

掌珠难得主动一次,美人当前,又是新婚当夜,楚元贞再不表示一下自己都不是男人。随即他微微一用力,就将掌珠推到在床上,接着就要吻她的时候,他的眼睛却被一朵刺目的鲜红给吸引住了,一如多年前盛开在她发间的艳丽。楚元贞朝她的鬓边伸去,轻轻的一摘那朵堆纱的山茶花就落在了他的掌心。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山茶吗?”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